【红色寻迹】渡江战役第一枪

来源:办公室发布时间:2021-03-29浏览次数:10

追忆西梁山之战

今年是牛年,

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牛年诞生的!

72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49年的春天,春光明媚,万象更新。中华大地即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大变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夺取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伟大胜利,长江以北广大地区,已经迎来了晴朗的天。国民党反动派妄想借助长江天险负隅反抗,一面假装和谈,一面顽固抵抗,企图达到“划江而治”进而全面反攻的险恶目的。

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刚刚取得了淮海战役的全面胜利,随即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将士们驻扎在从湖北到江苏的长江中下游北岸。组成了以邓小平同志为总书记,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为委员的渡江战役总前敌委员会,接受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具体负责指挥渡江战役工作。

万里长江滚滚向前,一江春水向东流,长江流到安徽省马鞍山市境内,由于有著名的东、西梁山夹江对峙,加上地球的自转作用,长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向北而上,形成了到南京的南北走向的长江段,此段长江也被称为“横江”,李白曾经写有《横江词》,在马鞍山段东岸采石矶内建有“横江馆”。

长江东、西两岸,矗立着东梁山和西梁山,象天门一样扼守着奔腾的长江,所以东、西梁山又叫做“天门山”,天门山是两座山的统称,而不是一座山。唐代大诗人李白在此写下了千古诗篇《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由此可见东、西梁山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西梁山现在位于马鞍山市郑蒲港新区内,隔江相望的是南京、马鞍山、芜湖等美丽的城市经济带。

72年前的春天,国民党反动派在这一带长江北岸(西岸)还盘踞着7个据点,而尤其以西梁山地势最高、最为坚固。西梁山距离国民党当时的首都南京只有86公里,海拔高度为88.1米,紧邻长江,绝壁直上,屹立江边。整体山势是江边最高处为大坨山,向西及西北呈下坡态势,西面有小坨山呼应,大、小坨山之间有凹下去的山坳相连。南面绝壁之下是长江的汊江,汊江对面是盘踞着国民党守军的江心洲——陈桥洲,配有炮兵阵地等。长江东岸的东梁山布置有重兵、榴弹炮群等把守,与西梁山、陈桥洲呈三角形呼应防守之势。长江江面上,国民党海军的军舰来回巡逻炮击,空中有国民党空军飞机不停的袭扰轰炸,与地面防御形成陆海空立体防御工事。可以说,西梁山是国民党反动派盘踞在长江北岸(西岸)最顽固的一颗钉子,是阻止解放大军过江的最重要的屏障。他们担心人民解放军从这里渡过长江去,打到他们的首府南京,解放全中国,所以敌军守备之严,火力之强,是可想而知的。

西梁山的守敌凭借险要地势,居高临下,构筑了坚固的工事。从山脚到山顶设有三、四层火力网,凡是我军容易接触的地方,都设置了各种障碍。山的外围构筑了许多碉堡,山底层挖有深沟陡壁,插有注毒的毒签,栽设树篱,拉上铁丝网,并布有各种地雷,攻击难度非常大。

1949年3月5日,党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了著名的七届二中全会,会议期间,毛泽东主席指示渡江战役准备在4月中旬打响。渡江战役总前委据此命令三野九兵团积极进攻西梁山等地,迷惑敌人,扰乱敌军江防计划,造成大军准备由此过江的态势。所属三十军九十师担任此项任务,师长、师政委亲自指挥,命令其下辖的269团担任主攻,268团担任佯攻,270团担任预备队。

西梁山必须要回到人民的怀抱,人民解放军要扫清渡江战役的江北敌军最后据点障碍,牵制敌军的江防力量,就必须打响“渡江第一枪”,控制西梁山这个扼守天门的要塞。1949年4月6日夜,我军攻占西梁山战斗打响,各团排除地雷、障碍,开辟通道,组织好各种火力,向敌人发起猛攻。269团三营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经几次拼杀,终于攻占了敌人前面的小坨山阵地,敌人纷纷向大坨山逃窜。天亮发现此情况后,三营立即尾随敌人并向敌军主阵地发起进攻。269团一营迅速进入巩固占领的阵地。当三营进攻到前面的小高地时,遭到大坨山敌人多层火力居高临下的猛烈射击,前进受阻。这时东梁山、敌舰上、陈桥洲上的敌人炮火同时向我军阵地猛烈轰击。敌人空军数架飞机向我军占领的山头和后方进行们猛烈地轰炸和扫射。由于山头面积太小,我军部队人员密集,部队伤亡很大。

在269团进攻的同时,268团也从北面发起强攻,打得非常英勇顽强,主攻营长牺牲。由于正面太窄、山壁陡峭,无法攻下北面的敌军阵地,无法策应269团主攻。敌人组织力量,在各种火力的掩护下,向小坨山阵地发起反扑。我军指战员们英勇回击,反复拉锯战,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代价。主攻269团只剩下两个连,而敌军伤亡也很大。

我军退出阵地,重新组织力量,抽调270团一部分参加战斗,战术上改变为偷袭与强攻相结合,利用夜晚发起攻击,再次夺回小坨山阵地。天明后,敌军再次狂轰乱炸,向小坨山阵地反扑,我军汲取了前面战斗中的教训,组织有力,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担任佯攻的268团一直在北面发起攻击牵制敌人。4月10日,正在激烈鏖战之时,270团团长朱慕平主动请战,带领部分预备队前往阵地增援,我军战斗力更强,数次打退敌军的进攻,下午四时许,朱慕平团长在阵地前观察向大坨山主阵地发起进攻的地形时,不幸被敌军炮弹击中,英勇牺牲。

烈士的牺牲,更加激起了指战员们对敌人的仇恨和战斗激情,五天五夜的激战,重创了西梁山守敌,牵制了敌军整改江防计划,使国民党反动派的陆海空相当多的兵力集中在西梁山阵地,造成我军将要从此处强渡过江的假象,达到了迷惑敌人的目的。4月11日晚,正当进攻部队准备发起总攻时,接到上级命令,国共谈判达成临时协议,停战八天,西梁山战斗才告一段落。4月20日国民党反动派不肯在和谈协议上签字,我人民解放军按照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以排山倒海之势,百万雄师过大江,万船竟发,渡江中路部队首先在距西梁山上游约80公里的荻港登岸,迅速夺取了长江南岸的广大地区,直逼南京,西梁山守敌仓皇逃窜,西梁山终于回到了人民怀抱。

西梁山战斗是一场大血战,打响了渡江战役第一枪,我军将士听党指挥,坚决执行命令,不怕牺牲,英勇奋战,前仆后继,为夺取渡江战役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场战斗牺牲了1500多位革命烈士,仅次于解放大上海牺牲的烈士人数。他们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倒下的,为了新中国,血洒西梁山,流尽了自己最后一滴血,祖国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今天的西梁山绿色葱茏,长江之水从英雄的长眠地静静流过,长江两岸的现代化建设正在腾飞,美好的明天在向我们招手!我们要永远铭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们用生命换来的,继承烈士们的遗志,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而努力奋斗!

人民烈士,永垂不朽!

                 

喻长志

匆草于2021217日牛年初六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湖西中路85号

邮编:243041

校办电话:0555-8215000

招生热线:0555-8215015